欢迎来到海外同城网-奥地利站!
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海外同城网-奥地利站 > 热点资讯 > 专题讨论 >  假如能跳出怪圈,中国将被西方刮目相看!

假如能跳出怪圈,中国将被西方刮目相看!

发表时间:2018-08-11 21:15:59  来源:李述鸿  浏览:次   【】【】【

1919年巴黎和会上,一个年轻犹太人寄了一箱古巴哈瓦那雪茄给他素未蒙面舅舅——维也纳著名释梦大师弗洛伊德,舅舅作为回报寄给年轻人一本自己的专著。年轻人回到纽约读完赠书发现了一个改变人类历史的魔法:商业广告!舅舅在书里说人类其实不过是非理性众生,极容易受情绪控制和支配。年轻人名字叫Edward Bernays, 之后写了一本书,《论宣传》,这本书二战时期被德国纳粹Gobbles利用。书的要旨:群众可以通过刺激欲望、挑动情绪而被控制、被支配。战后的二十世纪,人类因此被刺激物欲操纵至今。世人的存在仅仅围绕一个主题:商品消费。商场在西方即将取代教堂。


Edward Bernays奥地利裔美国人,纽约大学教授,公共关系学科化的先驱者。代表作品:《公众舆论的形成》、《公共关系学》、《舆论》、《宣传》


当今世界处在一个政治无比中庸又邪恶的时代,一个国家如果不能独树一帜、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以本国人民利益为重,从正义上摆脱和超脱强国的围剿,生存是非常艰难的,在目前国际大环境中,同敌人鱼死网破不是中国的出路。而且很有可能中国正遭到第三方的操纵甚至控制的暗算!俄罗斯坐山观虎斗,看美国对中国正面讹诈,期待鱼死网破而后快,渔翁得利的开怀在普大帝的眼神中流露无遗。



历史上的人群一旦接受某种意识形态的操纵就不容易再回到独立自主的存在和思维中,国家也一样,在某种政治模式中苟延年代太久就难以自拔,因为牵扯太多利益集团,而国家则不过是这些利益集团的掩护架子,空架子。诚然,体制所遵循的政治制度也并不是没有问题,可能问题很严重,特别是当国家看不清方向,特别是当政府太习惯摸着石头过河,特别是当执政党没有坚守最初的理想,在不明白的时候没有理性逻辑思考而是求方便,在被自己所唾弃的陈旧政治模式中找方便法门,因而体制内部涣散不可避免,腐败随之泛滥。



重商主义其实是欧洲十七、八世纪的产物,今天的经济发展、经济增长需要消费才能够维持循环,消费遂成为生活的主要内容,购物和消费逐渐具备一种政治品质,成为一种文化仪式,甚至蒙上宗教神圣的光晕,很简单,因为消费让人心情满足舒坦。但是对不起,这一心情状态正是被操纵、被刺激、被培养出来的。商品消费导致的新奴性潜移默化地在替代独立自主的人性,并且,经济必须为刺激人的这一退化继续发展增长,消费因此也必须继续扩大升级,商品更必须不断花样翻新,被购买,被使用,被淘汰。然而,循环的终点是制造垃圾。这样的经济模式和生活风格西方人已经做得很好了,但他们仍然没有安全感,这说明不是最理想模式。


假如中国能够跳出这个怪圈,切实反省,回归道德,回归人道,就已经战胜敌对势力一半,就会让西方刮目相看,并有可能因此成为西方的盟友!这是一条新路,让世界翘首的新路,也是突围的关键!修长城是万万再行不通的做法了!



作者:李述鸿

艺术评论家,旅居维也纳



责任编辑: